HULULU

爱好摄影 BJD 手绘 写作 配音 游戏 跳舞 话不多 很酷

送我出远郊【一八】 1~2

  
  
1.
   
    近些时日,齐八爷的精神头不是很足。怎么说呢,就是吃啥也不觉着香了。

   算命摊前来了个人就打起精神糊弄两句,要是没个人来干脆就瘫在那儿发起了呆。

    谁也不晓得八爷在想些什么,反正一会哭丧着脸一会又喜笑颜开。

   这可愁死了盘口的几个小伙计,大家都是打心眼里敬重八爷的那里忍心看他受这个罪啊!

    于是几个伙计寻思是这天热,烧的八爷不舒服。别说八爷身娇肉贵的,这三伏天的就连那糙汉子也受不得啊!

   于是小伙计特地跑去那前街买了八爷往日最爱喝的冰镇酸梅汁来给八爷解乏。

    可这一向贪食的八爷却看也不看,直嚷着没胃口让伙计给拿走。

   打发走了小伙计八爷又懒洋洋的躺回了太师椅中,手上的戒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椅背。

   “诶,这佛爷有些时日没来找我了,按这日子算也该来了啊?”

     八爷闭着眼睛碎碎念着,本来柔和的脸上顿时露出不忿的表情,“切,不来更好!那么热的天小爷才不想和你到处跑呢!”

   恶狠狠的说完这句八爷叹了口气靠在太师椅上的睡着了。

2.

   八爷睡的浅不一时就被门外的声音给闹醒了。迷迷糊糊的好像听到了些“佛爷”什么的,瞬间八爷就清醒了。

   这刚睡醒的身子骨还有些软站不起来,于是就对着屋外喊到:“是张副官吗?是的话就进来吧!”

   这边八爷还瘫在椅子上挣扎着要站起来,那边副官就已经风风火火的踢开了门。

   “哟,副官!和你家佛爷学什么不好偏偏学这用脚开门,我齐府小门小户的可经不住你们俩这样玩闹!”

    八爷这伶牙俐齿的模样那还能见着这几日的不振,后脚进来的小伙计在一旁啧啧称奇,这副官可真是八爷的良药啊!

   副官也不与这耍嘴皮的人计较,上去就要拉他起来还不忘传句话:“佛爷说了,不来就一枪毙了你,话多就割了你的舌头!”

    听到久违的这句话八爷觉得这几日的不快都烟消云散了,整个人也飘飘然起来,软着身子任副官把他架上了车。

   尽管脸上欢天喜地的,可这嘴上还是啐了句:“诶呦喂,这佛爷好狠的心啊!”

   

盗墓往事 【二】

   
     “有病吧这小伙子,还来找我!今天小爷我赚了票大的我关了这店都不亏!”话是这么说不过我还是心虚的摸了摸鼻子,不得不承认刚刚听到那小子说的话着实把我的白毛汗都惊下来了。

    骂骂咧咧的拉上了卷闸门,我心里盘算着要不这段时间就先不开张了!等我回家里一躲两三个月不出门除了阿公谁也别想找着我!反正我这生意也是三月不开张,开张吃三月。别为了赚点小钱再碰上刚才那人找我要玉,那可就捡了西瓜丢芝麻!

   再说了这块玉怎么说也在我们家传了这么多年,都说古玉最通灵了说不定早就和我家结了不解之缘成了庇护我家的神物!我脑子有洞才会把这玉佩还给他!

    “坚决不能让这白毛小子不劳而获!誓死守护传家宝!”我有模有样的握着拳头一副和恶势力斗争到底的样子。有了个正当理由人也精神多了不比刚才萎靡不振的状态,开开心心的跨上小电驴就往超市骑去。

    “嘉仔啊这么早关门今天做了大生意吧!”刚停到超市门口就看到了邻居陈大爷,我是最怕和陈大爷说话了。这大爷天天神神叨叨说自己是什么陈传老祖的后人,文革的时候父亲被批死自己也就没学到什么东西,所以现在不敢摆摊给人家算命但一身本事可是真真儿的!

     陈老头倒是经常给我阿公看相,估计也就是在逗我阿公开心每次都是说什么会长命百岁啊再夸夸我会孝顺啊,反正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要我说这陈老头还说自己没学到什么东西我看他这骗人的技术是全学会了!总说自己是陈传老祖后人我还说我是伍子胥后人呢!这两张嘴皮子一张一合不就是爱怎么说怎么说嘛!

    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陪着笑脸对陈老爷打招呼:“陈老啊,您今天怎么有空来买东西,没和我阿公下棋吗?”我心里祈祷着陈老头快点买东西去别缠着我唠东唠西了,我还赶着回家看动漫呢!

   偏偏就是怕什么来什么,陈老头听了我的话顿时爽朗的笑起来:“哈哈,嘉仔啊!陈老头我今天有喜事啊所以来买点花生回去喝小酒!来来来小嘉仔别走老头给你免费看看相啊!”说着就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他的老花镜带上了。

    我的天啊!老爷子看上去兴致高的不得了不由分说的把我从小电驴上揪了下来,你别说陈老头这年纪挺大可手劲真不小,我给他扭着胳膊动也动不了,老鹰捉小鸡似的给抓到超市门口的桌子旁。

   没办法了,还能跑不成?毕竟我在街坊邻居里也有着尊老爱幼的美谈啊!再说我要是把陈老头冲撞了他到我阿公那里絮叨几句我就没好日子过了!我权衡利弊一下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坐好把脸给陈老头看。

   没想到陈老头看了片刻居然皱起了眉头,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似得说道:“嘉仔,你今天是不是遇到什么不一般的事了?”
不一般的事?这一整天顺风顺水的只有那个白毛小子比较奇怪!难道......这白毛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心里惊疑也就不敢保留把遇到白毛后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了。

    我小心翼翼的问了句:“陈老爷子,你看我这......是有什么事吗?”听到我这句话陈老头的脸色是变了又变但就是不肯和我说到底有什么事,要不是陈老头是我邻居又是我阿公的朋友我都要怀疑他是不是想要骗我钱了!

   最后架不住我的央求陈老头还是松了口:“嘉仔,我以前帮你看相时都是清清楚楚一眼可见,可今天见你却迷迷糊糊看不真切!老头我简单点说就是你的命格变了,奇怪的是一个人的命格怎么会说变就变呢!所以老头我才问你今天遇着了什么人什么事看能否参透这劫数啊!”陈老头这番话听的我是目瞪口呆,什么迷迷糊糊看不真切,什么命格,什么劫数简直如同天书不过我有一点倒是琢磨透了那就是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这该死的白毛不就是玉佩嘛,你多给我塞点钱我指不定就给你了,为什么要平白无故的害小爷我啊!我活这么大也不容易还要照顾我阿公这命可珍贵了啊!这么想着我又可怜兮兮的望向陈老头,现在能指望的就这有这个半吊子了!

    陈老头见我这模样不好意思的说:“嘉仔啊,陈老头我学术不精实在是看不出凶吉也找不到解决办法......不过我听你说的事好像和你家的玉佩有关那你不妨回家去问问你阿公!”问阿公!对啊!可以问阿公对于玉佩阿公知道的事情肯定比我多,我心急知道答案也没心情去超市买东西了匆匆和陈老头说了声再见就骑着小电驴跑了。

   这一路上也不知道闯了几个红灯,被好几个个转向的司机骂了傻逼后终于是回到了家。“阿公!阿公!天大的大事啊!阿公!”我在家扯着嗓子喊了几声,阿公才慢慢的从房里踱了出来。

  “小嘉仔你嚷嚷什么呢!”

  “阿公出大事了!”

盗墓往事 【一】


      我叫伍嘉成,在广东开了家小古董店街坊邻居们都喊我嘉仔。虽说古董店里摆的都是些高仿的赝品不过糊弄些不懂行的小老板还是没问题的,保准他买了以后还当真品供一辈子!

    这店开了也有两年多了生意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总之是可以养活自己但女朋友就养不起了,所以都二十三了还是单身。

    不过最近运气好,朋友给介绍了个大客户说是一个穷的只剩钱的煤老板。按他的意思这票要是把握住了我这一两年都不愁吃穿了!

   听了朋友的话我下午特地穿了个唐装梳了个油头,你别说还真有种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大家公子味!正对着店里的玻璃整衣领时就听到门口的风铃被碰响了。得嘞,待宰的小肥羊上门了!

    朋友说这煤老板在外面包了个小狐狸精,还花大价钱给这小三买了个别墅。谁知道那小娘皮非要买点古董给自己的别墅增加点艺术气息。生为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好青年我生平最恨的就是这种偷情的淫男贱女!

    你说我还一个都没有你都有俩儿了,这明显的分配不均啊太不公平了!带着这种想法我使出浑身的本事把这两人唬的是一愣一愣的。最后财大气粗的煤老板买了两个晚清的青花瓷瓶,一个宋代的铜镜,一套王羲之用过的笔洗,还有一大堆杂七杂八的东西。反正我这不算小的店面几乎被两人搬了个空。

    送走了两位财神,我弹了弹手里的支票,真是人傻钱多啊!什么鬼话都信我要是有那么多好东西我还能在这里开个小店?猪脑子!

     不过既然店里的赝品都快销售一空了,也是时候去再进点货了啊。不急不急,既然有了钱就不用急着干活了,先停业几天出去旅旅游潇洒潇洒。再次对着镜子理了理衣服准备关门回家看会动漫,没想到门口的风铃声又“叮叮咚咚”的响起来了。

    “老板,这玉佩怎么卖啊?”

     我被吓了一跳猛的一转头,来人是一个染着白发的年轻小伙,看样子比我小了不少。长的倒是唇红齿白颇为清秀就是这笑的一股子不怀好意,不会是同行来捣乱了吧。

    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我心里咯噔一下,坏了这遇上行家了。虽说我这小店里都是些赝品假货但一家古董店里总是要摆点真货的吧!我正好有一块家传的古玉,听说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值老鼻子钱了!

    我特地把这块玉放在了一个挺隐蔽的地方,不在我这小店里逛个七八圈包你发现不了还有这么一块玉。这不都开店两年多了,还没有一个顾客看到过这块玉。但是这小哥一来就指了这块玉,要不是他走狗屎运了要不就是个懂行的大家。

    我压下心里的惊疑,佯装不知道他指的哪块玉佩,拿出了真玉佩下面摆着的一块仿制品。看到我的刻意举动他笑了笑,笑的我浑身发毛。完蛋!这小子一定是个懂行的!

     果然他径直走到柜台前费劲的用手帕包起了被我藏在最里面的玉佩。先是对着阳光看了看然后又从屁股口袋掏出了个放大镜仔细观察起来。

   这年轻人差不多对着玉看了五分钟,这期间我是大气都不敢出,生怕他一不小心把我的传家宝给打碎了。

   终于在我快忍不住上去抢玉时他把放大镜塞回了屁股口袋,又挂起那种不怀好意的微笑:“小哥我不明白你有了这块高古玉为什么还要委身在这种小店里啊?”

   我听着有点发懵,听这小子的意思我这传家宝很值钱的样子啊!其实吧我虽然是个古董店老板,但我对对古董这一行了解的还真不算多,也就是骗骗没见识的煤老板还凑合。但真要是什么大物件的鉴定那我就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所以我的古董店只卖东西不收东西。

   这么多年了我家这块传家宝我都没看出什么名堂来,只是听阿公说这是传了好几代的古物了少说也能数到清朝去。但这小子居然说这是块高古玉那就不止能数到清朝了......

  其实我也曾想过去拿给专人鉴定一下看看这传家宝能值多少钱,但阿公说了祖上随着这块玉传下来的还有一句话:古玉通灵,等有缘人。说是如果有缘人出现了就要把玉佩双手奉上,如若不从则世世代代穷困潦倒。就因为这一句话不靠谱的话阿公拼死不让我把玉拿去给别人看,生怕我这败家玩意给传家宝倒卖了。

   所以听这打扮的和明星似的年轻人好像知道这玉的来历我不由得起了精神。“这位小哥你知道这块玉值多少钱吗?”我边说着话边凑上去拿走了他在手上把玩的玉佩,管你是不是什么品鉴大家别笨手笨脚打破了我的传家宝!
  
    没想到这小哥听到我的问题后并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的吐出一句话:“古玉通灵,等有缘人。”

    我还正寻思要不要把玉佩带回家呢,一听他这话顿时整个头皮都开始发麻了。这句话阿公说过不许和任何人透露我连最铁的兄弟也没说过,这白毛小子怎么会知道。难道......他就是古玉的有缘人要来收走我的玉了?你奶奶的!什么有缘人没缘人!就算是大罗神仙来了也不能拿走我的玉佩!

    我打定主意后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一个劲的把你他往屋外推。“这位小哥对不起啦,小店已经关门了你要想买古董啊请下次再来吧!”感到我的抵触,这个年轻人也并没有生气很配合的径直向外面走去。还没等我松口气就听到他淡漠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我会再来找你的,很快。”
 

我的同桌有点奇怪 【十四】

    被残忍拒绝的韩沐伯捂着自己已经被伤害的支离破碎的小心脏暗暗发誓,下辈子一定要长一张伍嘉成的脸,虐死谷嘉诚!

    谷嘉诚不知道韩沐伯在那想些什么笑的一脸奸诈狡猾样,牙龈都露出来了。不过谷嘉诚也不关心这个,他爱想什么想什么。主要的是嘉成终于不和自己冷战了,一上午干看着嘉成和别人说话可把自己憋坏了!

     也不管是否对得起在讲台上辛苦讲课老师了,谷嘉诚整节课都盯着前面的两人不放。只要嘉成一和赵磊说话就戳戳他求关注,搞得旁边的韩沐伯都有意见了。

    “我说大哥我求你了,别这样好不好待会老师给你招来了再把我漫画书没收了!”韩沐伯哭丧着脸恳求谷嘉诚不要再找伍嘉成说话了。

    “你懂个屁!要不是你早上没为我守住战地我至于攻防的如此辛苦吗!”谷嘉诚义正言辞的反驳,简直一身正气难分真假。

    “你......”韩沐伯放弃了和谷嘉诚讲道理,反正永远也说不过他,悻悻的转头继续看自己的漫画书。

    见韩沐伯没像以前那样和自己耍嘴皮子,谷嘉诚也无聊的趴在桌子上继续盯着前面两人。

    “嘉成,你那个百变小樱的全套碟片还要吗?”谷嘉诚看赵磊又有找嘉成说话的苗头立刻把小火苗掐灭在襁褓里。

   “要啊!老谷你买了吗!”一听到百变小樱伍嘉成瞬间不淡定了,兴奋的扭过头和后面的谷嘉诚聊了起来。

   “必须买啊,我明天带给你好不好!”

   “好啊好啊!”

    伍嘉成越说越开心,嗓子一下子没收住声音稍微大了些,讲台上的老师推了推眼镜,毫不犹豫的往后面走来。

    赵磊看老师来了赶快拿好的那条胳膊撞了下伍嘉成,伍嘉成和谷嘉诚从善如流的坐好,等老师走到面前只有韩沐伯还在看夹在书里的漫画笑的一脸神秘。

   没逮到两人老师有点不甘心,顺手抽走了韩沐伯的漫画书后还是让他们俩出去站 着。

   我特么招谁惹谁了!让我看完凶手是谁可以吗!韩沐伯怨念极深的盯着老师手里那本自己刚买的《名侦探柯南》,剧情还没展开刚介绍完人物,书就被没收了!至少让我看到谁死了啊老师!

    “别看了书不会还给你,没让你出去站着你就偷着乐吧!另外凶手是那个胖子!”

    “......”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这种还不知道谁死了就知道谁是凶手的感觉......真的好讨厌啊!

    收拾完韩沐伯发现谷嘉诚和伍嘉成居然站在教室前面乐呵呵的看戏,顿时老师就被气笑了,“你们俩还不出去站在这看什么热闹啊!是不是要我找班主任来把你们领回家去啊!两个大男人不上课讲小话小姑娘都比你们好!”

     谷嘉诚给老师说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忍不住想呛他两句。伍嘉成知道谷嘉诚嘴巴不老实顶喜欢戳人轮胎,怕他再把老师惹急了真把班主任喊来赶忙拉着袖子把人拉出去。

    “老谷,你少说两句死不了的!”伍嘉成忙着碎碎念也就忘了把手拿下来,谷嘉诚心里暗爽趁嘉成忙着教育他的时候悄悄把拉在袖子上的手攥在手里。

     絮叨了一会伍嘉成发现自己说的嘴都干了,谷嘉诚却一点回应都不给自己在那里楞楞的不知道在发什么呆。这个老谷!真是气死人了!

    “谷嘉诚!你好歹给我点回应啊!”
   
     嗯?一直沉浸在拉到嘉成手的快乐中压根没听到嘉成说了什么,现在被这么一要求谷嘉诚晃了晃两个人拉在一起的手,这样算回应吗?

     四月的阳光正好,不炙热也不薄情恰到好处的温暖你。碎钻般的阳光跌落在面前男生的发梢上,脖颈上和着淡淡的肥皂味,被轻轻摇晃的手臂也一并酥酥麻麻的。就像被这阳光蛊惑了一样伍嘉成抬手揉了揉老谷的头。

   “大型犬啊你......臭老谷!”

隔靴搔痒 【八】


36.

    “老谷,我想吃冰淇淋!”

   “你胃还疼呢吃什么冰淇淋!”

     伍嘉成噘着嘴气呼呼的转身走了,老谷小气鬼不给吃就不给吃等会我自己绕回来买!

    谷嘉诚看到小伍不开心了赶忙跑上去哄,也不管路上的行人了直接上手一把抱住独自往前走的嘉成。

   “乖,不生气~晚上回去‘下面’给你吃好不好?”谷嘉诚还特地咬重了下面两个字。

    伍嘉成顿时闹了个大红脸小声的骂了句:“下流!”

  
37.

     一吃完了晚饭彭楚粤就准备着起身要往房里走了,因为按照以往的惯例来说现在不回去可能就回不去了。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刚走几步就被肖战拉住说要一起录个视频,余光瞄到了两个身影正在高速往自己房里移动。

   “不好!”

       来不及了解释了!彭楚粤一把推开挂在自己胳膊上的肖战就追着那两个人往房里跑。

    谷嘉诚熟练的把彭楚粤锁在门外,还唯恐天下不乱的喊了句:“小粤三儿,今晚我要和嘉成一起看电影怕吵到你,你就去肖战房挤挤吧!”

     连续两天被锁在门外没说好觉的彭楚粤彻底黑化了“......谷嘉诚你不仁别怪我不义!”

38.

   “肖战走本王今晚带你看活春宫!”

   “什么......什么意思?”

     彭楚粤凑到肖战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肖战立刻兴奋的把彭楚粤拉进自己房里还让磊哥出去玩会,说什么大人做事小朋友不要掺和。

    赶走了好说话的磊哥两人立刻跑到房里打开了电脑。“本王倒要看看谷嘉诚的家庭影院是怎么个看法。”

    房间里谷嘉诚和伍嘉成真的看了一晚上的电影,隔壁房的彭楚粤和肖战和赵磊透过电脑屏幕看了一晚上他们两人看电影,第二天彭楚粤毫无疑问的被打了。

39.

    “毛毛,我已经好几天没看到楼上的嘉成了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啊?”谷嘉诚百无聊赖的躺在沙发上乎撸自家的小黑猫。

    小黑猫被摸的舒服的闭起眼睛听到主人的抱怨后不情不愿的跳下了沙发,“诶,毛毛你去哪啊?”

    “喵~”毛毛叫了一声好像是让主人快点跟上,谷嘉诚一想难道毛毛真的听懂了于是赶快爬起来和毛毛一起冲出门去。

     毛毛下了楼后就在花坛那里老神在在的坐了下来,谷嘉诚有点急了怎么毛毛就换个地方休息啊?刚准备抱毛毛回去,就看到楼上的小帅哥牵着他家的金毛下来散步。再往毛毛那一瞅,毛毛已经以风一般的速度冲到了金毛的脚下凄惨的叫了起来。

    就这样人民英雄毛毛用了一招正义的碰瓷帮主人弄到了楼上小哥的号码,嗯!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一天呐!

40.

   “好久不见了啊!”

   “是啊,挺久不见了。最近比较忙所有没联系你,你应该也挺忙的吧?”谷嘉诚牵强的笑了笑,两人便说不出话来了。

    就算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两个人也别扭的手不知要往哪放,伍嘉成有点后悔叫住谷嘉诚了,于是就随便找了个理由准备离开。

    “婚礼上再见吧。”伍嘉成伸出手。

    “嗯,婚礼上见。”谷嘉诚迟疑了一会还是握住。

     再见,我亲爱的人。

勇士与龙 【七】

    累到不行的伍嘉成一沾到枕头就睡着了,谷嘉诚乖乖躺在伍嘉成身边,满脸都是掩不住的笑意。

     思前想后结婚这种大事怎么说都应该回龙岛和父亲说一下吧!可是如果就这样走了伍嘉成一定会以为我不想负责任,我可不想伟大的巨龙在人类公国里又多了个负心汉的称号。

   怎么办呢!怎么办呢!有了!聘礼!

   要是自己下过聘礼再走应该就不会被误解成想逃婚的负心汉了吧!可是自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留下来啊。当做聘礼的东西一定要非常珍贵吧。

    珍贵?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有了!

  出去了几个时辰后,谷嘉诚终于在后半夜回到了旅馆。看着还在熟睡的伍嘉成,忍不住点了点他的鼻子。

   “你呀,要记得给我生个健壮的龙宝宝啊!不然可对不起我这份珍贵的聘礼!”

    谷嘉诚把手中的东西郑重的塞进伍嘉成的手中,然后从他的钱袋里取走了一枚金币当做回礼。

    做完这些谷嘉诚累的瘫在床上,在月光下脸色惨白如纸身上披着的的外套居然被血染红了。

    “我走了,但很快就会回来。我飞的很快的,你要等我!”轻轻的一个吻落在树莓味的唇上,下次见面一定要请我吃树莓喔!

     第二天醒来伍嘉成看到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空房子,莫名觉得心里堵得慌。这小鬼一大早的能跑去哪啊!

    嗯?手上是什么东西?是一块鳞片又不像是鱼鳞,鱼鳞不可能有这么大。上面还粘着干涸了的血,不管了先去找小鬼吧!

    随手把这块不明物体扔进钱袋后就跑出去找谷嘉诚。整整一上午的寻找甚至连垃圾箱也翻了,喊的嗓子再也说不出一句话,累的再也走不动一步路......突然出现的孩子也就这样突然消失了。

    失魂落魄的从钱袋里捏出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奇怪鳞片,这应该是小鬼留给自己的东西吧......所以说为什么要走啊!

    伍嘉成长这么第一次在闹市区毫无顾忌的大哭,他现在不是公爵的二公子不是什么劳什子贵族。他只是一个十六岁的男孩刚刚失去一个以为会陪自己很久的人。

    而“负心汉”呢?正在努力的往龙岛飞呢!看着越来越近的龙岛谷嘉诚忍不住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

    “父亲~~~我回来啦~~~~”

    一大片乌云向龙岛笼罩而来,大家纷纷抬头看是谁家的孩子这么不懂事在公共场所大喊大叫。

    来到自家的洞口,谷嘉诚产生了一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自己真的只离开了两天吗为什么自己觉得过了好久好久啊。

    “父亲!别睡了!你要抱孙子啦!”

    正在装睡的父亲因为这一句话当场吓的坐了起来,你看谁说叫不醒装睡的人你只是没说对话!

   “你说什么?你才多大啊!”

   “父亲我和一个人类求婚了!我要娶他!”

   “......”

    谷嘉诚开心的依偎进父亲的小胸膛里,想把自己的喜悦分享给父亲。但这一次父亲没有像往常一样宠溺的说自己太重了而是一脸严肃的推开自己。

   “人类!”

   “是的,人类!他还是一个屠龙勇士呢~哈哈勇士最后和巨龙在一起了真是有趣的缘分~”

    还只有两百岁的幼龙尚不懂得看父亲的脸色,他没发现洞穴里的气压越来越低父亲的脸色也随着自己的话语越来越惨白。

    “吼!”

     怒吼声打断了恼人的喋喋不休,谷嘉诚直接吓呆掉了,长这么大父亲都没有舍得对自己大声说话过,这让自己甚至有点遗忘父亲也是一头脾气暴躁的巨龙了。

   “你不可以和人类结婚!”

   “为什么呢?父亲!为什么我可以和母龙结婚却不可以和人类结婚?并不是所有人类都奸诈狡猾惹人厌恶呀!”

    看着父亲疲惫的脸谷嘉诚觉得很不解,毕竟他对人类了解的太少了。他甚至不知道人类的寿命只有短短的几十年。

    父亲从不和他说这些,龙谷里只流传着龙族先辈的显赫故事。人类的形象大多只是千篇一律的被说成阴险狡诈,可是伍嘉成不是这样的人啊!虽然自己只遇到过一个人类,但有着树莓香味嘴唇的人怎么可能是阴险狡诈的坏人呢!他还热情的邀请自己去吃树莓呢!

   “......因为你还太小了,三百岁...当你三百岁的时候你才可以去找他,只有当你成为一只成年的巨龙你才能给爱侣幸福。”

    老龙低垂着头说出了他这辈子的第一个谎,骄傲的龙族从不屑欺骗。但从一个父亲的角度考虑,他不想孩子的伴侣只能陪他几十年然后就把他留在无限的孤独中。

   看着父亲像是瞬间老了许多的脸庞,谷嘉诚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

   “可是我走之前和他说了我很快就会回去的?”

   “亲爱的,一百年很快的,你看看一眨眼你就从一个小豆丁长得这么大了。一百年而已很快的...很快的。”

乱世巨星 【八】


    谷嘉诚看看身边两个直接可以去拍商战戏的两人再看看自己的运动套装......不安啊!很不安啊!“小叔子,咱这是要去哪吃饭啊?”谷嘉诚凑到郭子凡耳边小声问了句。

    “颐和山庄,还有别喊我小叔子!”郭子凡斜了谷嘉诚一眼,大好的机会不把握,居然穿成这样来见情敌!你单身一辈子我也不会可怜你!

     谷嘉诚稍稍放了心,颐和山庄,也就是个山庄嘛估计去吃土菜?那这两人穿这么正式干什么?家族癖好?

    车子稳稳当当的停在酒店面前,伍嘉成喊还在那大眼瞪小眼的两人下车。谷嘉诚看了看来停车的小哥......为什么小哥都穿的比我好啊!

   “小叔子这哪啊?我们是来吃饭的吗?”谷嘉诚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了莫大的侮辱,赶忙拉住准备进酒店的郭子凡。

    “这酒店啊!我和我哥来谈生意的,你确实是来吃饭的!”郭子凡风轻云淡的描述了一下谷嘉诚的处境。

    你们谈生意......我来吃饭......小叔子你坑我啊!就算让我演保镖我也是可以接受的啊为什么要让我演饭桶啊!

  “小叔子你怎么不早说是来谈生意的啊!那我好歹穿打眼点不丢面啊!”

    “你还显你今天这身不够打眼啊?再说我昨天不是和你说了让你穿帅点吗!”

    “穿帅点和穿正式点完完全全是两回事好不好啊小叔子!”谷嘉诚捂着自己的头哀嚎,头好痛啊!心好累啊!感觉身体被掏空啊!

   伍嘉成回头看了看不知道在干嘛的两人,这俩儿怎么感情这么好啊?完全不像昨天是第一次见面的样子啊?奇怪的摇摇头,招手让两人赶快跟上。

   受到感召的郭子凡拉走了还在思考要不要把侍应小哥的西装扒下来自己穿上的谷嘉诚。

  “别拉我小叔子,我不去了!太丢人了!”谷嘉诚死死的扒住花坛说什么也不愿意放手。

   “内涵!让我哥看到你的内涵好吗!你不是在国外学的经管吗!我哥签合同的时候你提点意见我哥不就对你刮目相看了嘛!”郭子凡深刻理解了什么叫恨铁不成钢,谷嘉诚真是猪队友啊找这么个猪队友的自己也是猪脑子!

    谷嘉诚这么一想也对真男人不屑用衣服武装自己,自己这么学识渊博完全可以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啊!等看到传说中的情敌一定要用我的工农一套狠狠地嘲讽他!想开的谷嘉诚屁颠颠的跟着小叔子进了酒店大门。

   酒店的内部比外面更加低调奢华有内涵,整体装饰都只想透露一个字:豪气冲天!万恶的有钱人啊丑恶的嘴脸啊!兴致勃勃东看西看的谷嘉诚完全没在意自己这样是不是把伍嘉成和自己也顺带骂了!

   “嘉仔!这么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啊!你弟也来了吧!”谷嘉诚还在感叹资产阶级真会享受呢就听到前面有人在调戏嘉成,谁啊这是?

   站在嘉成身边的男人身穿高级西装完美的裁剪让身体的优势立显,头发被发蜡一丝不苟的梳到了后面,反正用一句话形容就是长腿窄腰肤白貌美!

   终于看到情敌本尊的谷嘉诚简直要把白眼翻到天上去了。什么人啊以为自己要去奥斯卡领奖吗?穿这么好看内心肯定很自卑吧!笑笑笑,大哥你牙龈都笑出来啦管理一下表情管理吧别吓着我家嘉成!谷嘉诚就这样一路碎碎念的被小叔子拉到了战场的前线。

  “子凡,好久不见啊!有帮我好好照顾你哥哥吗?”

   呵呵,人家自己的哥哥什么叫帮你照顾脸真大啊你,没看我小叔子都翻白眼了吗!打心里不愿搭理你!

  “最近真的太忙了等有空了我一定带你哥和你出去玩!”

   拜托那我请你一直都这么忙,还带嘉成和我小叔子出去玩你学的导游啊还是嘉成未成年啊出去玩必须你带着。

   “子凡今天多学着点以后可以帮你哥多分担点!”

    不行了不行了,真是要被你笑死了!怎么什么都有你一腿事儿呢?你干脆让我小叔子娶两个老婆把嘉成那个也分担了吧!

   “这位是?”

    心里吐槽的很欢快的谷嘉诚冷不丁被点了名,呆萌的抬起了头!被谷嘉诚呆呆的样子给萌到的伍嘉成忍着笑意对韩沐伯介绍起来。

  “哦,原来是借住在你家的同学啊,幸会幸会。”

   什么?what are you 弄啥嘞?嘉成刚才明明说是住在他家的美国朋友,怎么到你嘴里就是借住了就是同学了!我这暴脾气啊,真想给你突突几下让你清醒清醒!

   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谷嘉诚僵硬的对韩沐伯笑了笑后伸出手准备握手,其实谷嘉诚是想用握手来比较一下力气。让他知道谁的拳头比较硬!谁知道韩沐伯直接搂着伍嘉成的肩膀就去坐电梯了......喂,小叔子来拦我一下要不我怕我忍不住砍死这孙子!

   第一场战役实况转播
  
   韩沐伯发动动人关怀 己方战斗力加持10%

   谷嘉诚发动三次嘲讽 己方士气+30
 
   韩沐伯发动强行吹逼 对方怒气值+10
  
   谷嘉诚发动古邪神之手 miss
  
   韩沐伯发动盲视 对方血量-200

   K.O

隔靴搔痒 【七】


31.

    伍嘉成作为班长每节课下课都要去老师办公室说一下这节课班上的听课情况,正好谷嘉诚的班级就在自己去办公室的必经之路上。

    每次去办公室路过二班往里面望一眼已经是习惯了,看到谷嘉诚趴在桌上睡觉就想笑,看到他和男生打打闹闹就忍不住骂他猴子,看到他调戏女生就觉得心里闷闷的。

    这天放学班上同学都走了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打扫卫生,想到上午看到谷嘉诚和一个女生有说有笑很开心的样子,忍不住揉了揉自己发酸的眼睛。

   就在自己想趁班里没人好好哭一场发泄一下的时候突然一个力量把我压在墙上,嘉诚?

  “再这么天天看我就要收钱啦,爱哭鬼!”

32.

     最近伍嘉成在给谷嘉诚补习,可是结果有点不尽如人意。“谷嘉诚!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这一题上次我明明和你说过了居然还敢错!”伍嘉成狠狠地扭了一下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谷嘉诚。

     嘶,还真疼啊!看来最近是对他太好了居然恃宠而骄还敢上手了!

    “你这次数学小考要是考班级第一名我就送你一个礼物!”礼物?听到这两个字谷嘉诚觉得自己浑身血液都要沸腾了!一个拥抱?还是一个吻?还是一个浑身只带着猫耳朵的伍嘉成?

    经过一个礼拜的彻夜苦读和“临场发挥”,谷嘉诚开心的拿到自己100分的数学卷。一下课谷嘉诚就火急火燎的把伍嘉成堵在教室后面,把卷子拿到他面前抖了抖。“嘉成我的礼物呢?”

    “哦!等一下我拿给你啊!”看着伍嘉成蹦蹦跳跳的背影谷嘉诚有一种非常非常不好的预感!

    拿着手里厚厚的一本数学五三,谷嘉诚觉得自己的心里阴影已经可以遮住太阳了......

   
33.

       “谷嘉诚!为什么你要把衣服偷偷放到我的洗衣篮里!”伍嘉成拉出自己衣服里的一个“冒牌货”怒气冲冲的找老谷理论!

     谷嘉诚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恶行被揭发而感到羞耻,而是极其不要脸的说:“我不小心放进去的,你帮我洗一下嘛!”

    “不小心放进去一件我可以理解!那这件呢!这件呢!这件呢!你怎么解释!”

    “伍嘉成......我发现你不爱我了!连衣服也不愿意帮我洗了!”

    “你去死吧!”伍嘉成把手里的衣服盖到谷嘉诚的头上后潇洒的离开了!只留下谷嘉诚一个人对着目睹整个事件的无辜粤粤尴尬的笑了笑。

   “没事,他就是害羞!马上就要来哄我了!”

   
34.

      “师兄~快来追我啊~”伍嘉成手里拿着彭楚粤的帽子略显风骚的对着客厅里气的快要爆炸的那位招了招手。

    和伍嘉成绕着客厅跑的彭楚粤发誓这一次绝对不会因为伍嘉成卖萌就心慈手软必须要狠狠揍他的屁股让他知道大王的帽子拿不得!

    “你追我!如果你追到我!我就和你嘿嘿嘿”伍嘉成正嘚瑟着呢一不小心就撞到从房里出来的老谷了。

    谷嘉诚挑了挑眉毛,彭楚粤识相的回了宿舍,看来今天有谷霸霸在自己大仇得报啊!

    谷嘉诚老鹰抓小鸡一样提着伍嘉成的衣领,在他耳边色气的说,“抓到你了!”

  
35.

   “嘉成!跑慢点啊!”远处那个笑的比阳光还热烈的男生好像没有听到自己的话,还是在漫天樱花里奔跑。

    居然只知道自己好玩不理我,看我抓到你不打你的屁股!

    在草地上休息片刻再一抬头花海里却再也看不见男孩跳跃的身影,我有些颤抖的大喊:“快出来啊!别逗我了!”男孩听到我的声音后从树后面探出了脑袋,调皮的向我吐了吐舌头:“老谷你跑快点嘛!”

    失而复得的快乐让我忍不住眼眶发热,多美好的梦啊,怪不得有些人想活在梦里,现实永远比梦中残忍......现实里我从来不用失去他,因为我不曾拥有他!

我的同桌有点奇怪 【十三】

    三个人在有点微妙的氛围里吃了饭,为了防止嘉成和赵磊同学的一切接触谷嘉诚包揽了接下来所有的活。就连赵磊说自己刚刚摔倒时崴了脚现在脚疼走不动路老谷也认命的背他去教室。

    小子你最好是脚上真的有在疼,你要是装到我一定让你明天脑袋疼!不不不!浑身疼!

    回到教室后谷嘉诚把赵磊轻轻的放到椅子上,别再碰坏什么地方待会还赖上我,伍嘉成赞赏的对老谷的绅士行为竖了大拇哥。

    “老谷......你吸毒啦?”韩沐伯表示自己看到赵磊被谷嘉诚背回来后幼小的心灵受到了强烈的冲击!这剧情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去你的!”一巴掌拍到韩沐伯的脑袋上,谷嘉诚趴在桌子上喘着粗气。

     韩沐伯有点委屈,老谷明明刚才还是一副我和赵磊只能活一个的死样子,怎么现在就和赵磊成了好朋友还背着他回教室!喂喂喂,他受伤也是拜你所赐好不好!难道......赵磊真的有毒?

    韩沐伯吓的赶快把椅子往后面挪了挪,我的天我的心可是小花的休想用妖术让我爱上你!

    下午上课的时候谷嘉诚发现嘉成不像上午那样对自己爱搭不理了,一切都变得和以前一样了!甜甜的笑容,软软的语调,和笑的弯弯的眼睛!

   谷嘉诚的脑子飞速的转了起来难道是我中午对赵磊照顾有加使嘉成看到了我满满的男友力?还是我热心帮助同学的样子使我在他心中的形象再次高大起来?既然这样那我是不是应该趁热打铁对赵磊更好点啊?

   说干就干的谷嘉诚每节课下课都跑到前座对赵磊嘘寒问暖,恨不得把赵磊受伤的手供起来拜三拜!而且非常刻意的把关爱的声音说的异常大,保证让嘉成每一句都能听到。

   “赵磊同学我帮你去打水吧!”

   “赵磊同学我帮你把这个递给学习委员!”

    “赵磊同学你是不是想去上厕所啊,要不要我陪你去啊!”

     怎么样!怎么样!我关心同学的样子帅不帅!沉稳不沉稳!是不是让人很想依靠!谷嘉诚只顾着一个劲的讨好赵磊却没看到伍嘉成越来越黑的脸!
    
    伍嘉成越看谷嘉诚关心赵磊他就越来气,也不知道这无名火是从哪冒出来的反正就烧的自己不舒服。

  “磊哥!我和你说你这手要多喝骨头汤,我明天带点我妈做的给你喝!”
   
    什么!骨头汤!谷嘉诚瞬间不淡定了我和你好了这么多年还没喝过你妈妈做的骨头汤!你和这小子什么关系啊!他居然能喝我岳母做的骨头汤!

    “赵磊同学,你听我的要多喝黑鱼汤!我明天带我妈做的给你喝啊!”

   谷嘉诚不甘示弱的放出大招,自家母上大人可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啊也不知道能不能做出人能吃的黑鱼汤!但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岳母的骨头汤流入外人的嘴里!

    好啊谷嘉诚黑鱼汤!伍嘉成简直气的牙齿痒痒死老谷骗我他妈妈什么都不会做!现在黑鱼汤都会做了!去年我体测摔骨折了都没见到你妈妈的黑鱼汤!

   “骨头汤!磊哥!喝骨头汤!”

   “黑鱼汤!赵磊同学!”

   “骨头汤!”

   “黑鱼汤!”

   “你再说一个试试!”

   “......”

    被两个人夹在中间的赵磊弱弱的举起了手,“两个我都想喝。”

    “......嗯,也行多喝点好的快点!但其实还是骨头汤比较有营养!”伍嘉成就算到最后还不忘呛老谷一下,下巴抬得高高的“哼”了一声后就不看谷嘉诚了。

   一般人对谷嘉诚做这种表情谷嘉诚相信自己只想挥拳头,但怎么嘉成做出来就...就这么娇俏可爱呢!谷嘉诚捂着自己被萌的千疮百孔的小心脏回了座位。

   “老谷......我也想喝~”刚刚在后面听的口水直流的韩沐伯对着回来的谷嘉诚一个劲的抛着媚眼。

    “等下辈子吧,看你家小花会不会给你煲汤喝!”

  

隔靴搔痒 【六】


26.

    “嘉成,我们去洗澡吧!”

    “......不要。”

    “嘉成,我们去做运动吧!”

    “......不要。”

    “嘉成,我们去游乐园玩吧!”

    “......不要”

     自作孽不可活的谷嘉诚表示,自家宝贝长心眼了不好骗啦!

    
27.

   彭楚粤觉得最近自己的腿毛急剧减少!是的急剧减少!简直是一天秃一片的节奏啊!

   胆小的彭楚粤不由得想起上次谷嘉诚讲的自己这个宿舍不干净,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鬼剃头的低配版鬼剃腿毛......晚上睡觉前怕的要死的彭楚粤特地藏了个摄像机在自己床头柜上。

   第二天打开摄像机一看,旁边床上的伍嘉成睡到一半突然爬起来走到自己床前,拔起了自己的腿毛。一边拔还一边念念有词“谷嘉诚喜欢我,谷嘉诚不喜欢我,谷嘉诚喜欢我......”

  “谷嘉诚!我要和你换寝室啊!! !”
   
    
28.

   小霸王谷嘉诚今天上了二年级了,放学后无所事事的在校园里溜达着,奇怪伍嘉成在哪呢?突然他好像在角落里听见了熟悉的抽泣声。

  “喂,爱哭鬼你怎么又哭啦!”别扭的谷嘉诚把手伸出去又缩回来,最后还是没好意思放到伍嘉成看上去就软的不得了的小脑袋上。
  
  “我...我的糖...被他们抢...抢走了...”
  
  “真是麻烦!”

  “最讨厌...呜...”伍嘉成还没把那个你字说出来嘴里就被塞了一颗糖,甜丝丝的从嘴里甜到心里。

 
29.

   自从上次谷嘉诚给自己喂了一颗糖后,自己好像就不怎么怕他了。而且每次看到他就感觉肚子里面暖暖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胃里面渐渐生长。

   “喂,爱哭鬼你刚刚有许愿吗?许了什么愿望?”一抬头果然是谷嘉诚,他还像以前那样喜欢站的高高的从上面俯视我。

    我当然许愿了我的圣诞节愿望是今年可以和谷嘉诚多说点话。可是这愿望不能告诉你,说出来的愿望就不灵了。

   我还没想好怎么编一个愿望告诉他,他就从箱子上跳了下来正好落在我面前。和我只有一拳的距离,不好!我用力捂住自己的嘴巴。

   “爱哭鬼你干嘛捂嘴巴啊?”

    笨蛋谷嘉诚,不捂住的话肚子里的蝴蝶就要飞出来啦!

30.

   “在吗?”  滴滴

   “在啊!”  滴滴
 
   “最近过得好吗?我很想你!”  滴滴

   “过得不好也不坏!我也想你!”  滴滴

   “嗯,早点睡吧,晚安。”  滴滴
  
   “好的亲爱的。你也晚安啊!”  滴滴

   自从伍嘉成出国后自己就很喜欢这样,用两个手机自己和自己聊天......